当前位置:th1234.com国学红楼梦中贾宝玉心仪的姨娘人选是谁?是晴雯吗?
红楼梦中贾宝玉心仪的姨娘人选是谁?是晴雯吗?
2022-11-21

贾宝玉的婚事是《红楼梦》里的一条主要情节线索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~

有许多读者认为,贾宝玉一直心心念念的未来妻子唯有林黛玉一人,而非薛宝钗,那么类比下来,贾宝玉在选择未来妾氏人选时,也必然更加倾心于晴雯,而不是作为宝钗影子的花袭人。

若问证据,那便是第78回贾母对晴雯曾有过一番极高评价:

贾母听了,点头道:“这倒是。我也正想着如此呢。但晴雯那个丫头我看她甚好,怎么就这样起来?我的意思,这些丫头们那模样儿、爽利言谈、针线,多不及她。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,谁知变了。”——第78回

由此观之,貌似贾家最高领导人贾母为贾宝玉选择的未来侍妾人选乃是晴雯,可见晴雯一直是贾府默认为的未来姨娘人选。此论看似有理,实则只看到表面,未能通达内里。

纵观整本《红楼梦》,袭人才是贾宝玉未来的侍妾,这个说法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认可,无论是怡红院的普通丫环、鸳鸯、王熙凤、王夫人、薛姨妈、贾母,乃至贾宝玉本人,他们都默认了袭人的姨娘地位,这是晴雯远远不及的。

先看第26回,彼时怡红院的丫环佳蕙曾抱怨过院中赏罚不均,言谈之间便提到了袭人、晴雯等人,但佳蕙的态度很值得细细思忖:

佳蕙道:“就像昨儿老太太因宝玉病了这些日子,说跟着服侍的这些人都辛苦了,叫把跟着的人都按着等儿赏他们......我心里就不服,袭人哪怕她得十个分儿,也不恼她,原该的。说良心话,谁还敢比她呢!可气晴雯、绮霰她们这几个,都算在上等里头去,仗着老子娘的脸面,众人倒都捧着她去,你说可气不可气。”——第26回

此处脂批云:此处云“比不得袭人”,乃羡袭人是宝玉之爱妾也。

佳蕙为何服袭人,不服晴雯?因为人家袭人受赏是应该的,她是贾宝玉内定的未来侍妾,自然有“半个主子”的基因,地位高于其他丫环,而晴雯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二等丫环,也没干出过什么突出贡献,却无故受赏,何以服众?

再有《红楼梦》第46回“鸳鸯女誓绝鸳鸯偶”,彼时贾赦要娶鸳鸯当姨娘,让邢夫人前往说和,鸳鸯心中郁闷,便往大观园中闲走散心,恰遇见了平儿、袭人,三人聊天之间,鸳鸯亦曾提起过袭人的姨娘潜力:

鸳鸯又是气,又是臊,又是急,因骂道:“两个蹄子,不得好死的!人家有为难的事,拿着你们当正经人,与我排解排解。你们倒替换着取笑儿。你们都有了结果了,将来都是做姨娘的?依我看,天下的事,未必都遂心如意。你们且收着些儿,别特乐过了头儿。”——第46回

鸳鸯此番话,不可泛泛看过,因为她可是贾母身边最吃香的丫环,她都知道袭人是贾宝玉未来的姨娘,贾母怎么可能不知道?可见贾母亦默认了袭人是贾宝玉未来的姨娘,只不过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,直到第78回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这是红楼一书狡猾处,不知骗过多少只会读死书的读者。

而更关键的是第36回,彼时王夫人公开给袭人姨娘分例,并且是当着林黛玉、薛宝钗、王熙凤、薛姨妈等人的面安排的,其中细节满满,值得细品:

王夫人想了半日,向凤姐道:“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拿出二两银子、一吊钱给袭人。凡事有赵姨娘、周姨娘的,也有袭人的。只是袭人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,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。”凤姐一一答应了,笑推薛姨妈道:“姑妈听见了?我素日说的话如何?今儿果然应了我的话。”薛姨妈道:“早就该如此。”——第36回

王熙凤一句“我素日说的话如何”,透露出她早已认准袭人就是贾宝玉未来的侍妾,并且时常对薛姨妈等人演说,如今王夫人也定下了袭人,王熙凤深感自己看得准,故发此得意之论,而薛姨妈亦称“早就该如此”,可见她也早就认可了袭人的姨娘潜力。

同时,王夫人立袭人为准姨娘,看似瞒着贾母,实则非也。如果王夫人想要笼络袭人为自己的羽翼,大可以私下给袭人优待,没必要在月例上动心思,而且还当着林黛玉、薛宝钗、王熙凤、薛姨妈等人的面儿来安排这件事。

王夫人的举动已经表明她并不害怕贾母会知道这件事,因为她相信贾母也是认同袭人的,毕竟袭人本就是贾母的丫环,她的能力贾母是最清楚的。

事实上,贾母如果不认同袭人的实力,也不可能专门将她送到最疼爱的孙子身边伺候,最先相中袭人之人,恰恰就是贾母!至于第78回贾母看似评价袭人“不言不语,没嘴的葫芦”,仿佛对袭人有贬低之意,可转眼却立刻同意了王夫人的建议,切勿被贾母骗过,认为她老人家内心不同意袭人为宝玉之妾。

而就在王夫人安排完月例之后,贾宝玉得知袭人板上钉钉就是自己未来的姨娘后,他的态度也很明显,那就是欣喜若狂:

至夜间人静,袭人方告诉。宝玉喜不自禁,又向她笑道:“我可看你回家去不去了!那一回往家里走了一趟,回来就说你哥哥要赎你,又说在这里没着落,终究算什么?说了那么些无情无义的生分话唬我。从今以后,我可看谁敢来叫你去!”——第36回

贾宝玉这番话一生只对两个人说过,一个是花袭人,另一个就是林黛玉(详看第57回“紫鹃试玉”),而晴雯从未在贾宝玉的自我未来规划之中。

第31回“撕扇子作千金一笑”,晴雯因摔坏了扇骨,被贾宝玉责备,两人因此大吵一架,其争辩的开场一节引人深思:

偏生晴雯上来换衣服,不防又把扇子失了手跌在地上,将股子跌折。宝玉因叹道:“蠢才,蠢才!将来怎么样?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事,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?”晴雯冷笑道:“二爷近来气大得很,行动就给脸子瞧。”——第31回

张爱玲在《红楼梦魇》末章“旧时真本”中就论到了这个情节:宝玉说她“明儿你自己当家立事,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?”分明预备过两年就放她出去择配。一语刺心,难怪晴雯立刻还嘴,袭人口中的“我们”又更火上浇油。

晴雯一直拿怡红院当自己的家,想要大家一辈子在一起,可在贾宝玉的未来规划中,他准备将这些丫环们全都放出去(详见第60回春燕母女对话),而晴雯俨然位列其中——晴雯在贾宝玉心目中的分量,是远远不如袭人的。

若是诸君还是无法信服,且看第78回,彼时刚经历了“抄检大观园”,司棋、入画被撵,晴雯已死,宝钗搬离蘅芜苑,一场肃杀的寒气笼罩着大观园,彼时贾宝玉心生感慨,心中想的却是:

大约园中之人,不久都要散了的。纵生烦恼,也无济于事。不如还是找黛玉去相伴一日,回来家里还是和袭人厮混,只这两三个人,只怕还是同死同归的。——第78回

在贾宝玉心目中,林黛玉、花袭人才是他未来的妻妾,晴雯从未在他的规划中,可叹晴雯至死还在感叹“大家横竖在一处”,不亦悲乎。